界涌北门户网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抗疫护士“满月记”:工作高度紧张 剪去十几年长发
来源:szfuquan.com.cn  阅读量:1435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快报》2月25日是张爽来到武汉的第30天。她也是协助武汉的首批医务人员之一。从新年的第一天,当医院收到通知,要求支持武汉,直到现在核酸检测清单的临床诊断,疑似,密切接触者和发烧患者在武汉已经完全清除。据张爽说,在武汉的每一天都像是一场“战争”,只有在前线的医务人员才能了解整个过程的起伏。张爽告诉中信经纬客户:“在国家灾难中带头是普通人的责任。他来的时候会打,来的时候会赢。”

武汉医务人员图片答辩

答辩人: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护士张爽

记者:当时你在武汉支持多少医务人员?筛选是如何进行的?

张爽:我们是辽宁第一批支援武汉的医疗队。第一批共137人,其中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5人,其中医生2人,护士3人。那时,是新年第一天的晚上,通知发出了。我仍在医院值夜班,并要求新年第二天一早去武汉。时间很紧迫,但每个人都自愿报名。我已经工作了12年了。作为一名在医院工作了几年的护士,我觉得此时此刻我必须履行这份荣誉和责任。如果我想为武汉做点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这次支持行动。我没有考虑太多是否害怕。

支持武汉市图片信访人

记者:你在前线的家人支持吗?

张爽:当时,我在第二天一早离开之前告诉我父亲要去武汉,因为我父母很担心。我还告诉他不要告诉我妈妈,因为担心她身体会受不了。如果我问了,我会说我出去学习了,只要我没说我要去武汉。当然,她后来也知道,虽然她很担心,但她也很支持我。

在武汉的头两天,我太忙了,没有太多时间和家人视频。后来,我终于花了一些时间向他们报告,他们是安全的。当他们看到我们驻扎的酒店条件很好,都是单人房,每天的饭菜都很丰盛时,他们稍微松了一口气。

那时,我看到很多网民抱怨他们不能无聊地呆在家里,但对你来说,“无聊的家”是我们一线医务人员日夜向往的地方。我希望疫情会很快结束!

记者:你来武汉时看到了什么样的场景?

张爽:下飞机后,我们在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没有看到任何人或车,这让我觉得武汉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我们得到了武汉市蔡甸区人民医院下属的几家医院的支持。当时,妇幼保健医院等医院病房被征用为指定的发热病房。经过两天的保护培训,这些病房于每月第五天凌晨4点开放。那一天,有17名发烧病人入院。到第二天上午10点,我们整个病房都被30张床占满了。

医务人员为患者和被调查者送饭拍照

这种疾病在当时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谜,所以许多住院患者会感到焦虑,不能吃任何东西,这实际上会大大降低他们的免疫力,不利于他们的康复。因此,我们会不断地开导和安慰他们,让他们配合吃,有些病人口头上敷衍地答应但仍然不吃,我们会守在他们身边,看着他吃完饭,然后拿走饭盒。

每天的工作节奏非常快。虽然医院也会在中午为我们的医务人员提供午餐,但有时太忙而不能吃饭。如果你出去吃晚饭,然后又回来,不到几个小时你就要下班了,这相当于不穿防护服就浪费了几个小时。所以我们都在早上多吃一点,然后我们坚持在晚上下班后吃晚餐。由于人力有限,每个人都很累。当你休息的时候,其他人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时间不多了。因此,你宁愿牺牲一些时间。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在这里一个月了。虽然我每天都很累,但是我很累

张爽:当我们第一次到达的时候,我们真的很短缺,所以我们拿出我们到达的时候带着的面具,让我们一起使用。现在有比以前更多的用品,但即使有,为了节省时间和减少穿脱时感染的可能性,我们尽最大努力在一个班次中使用防护服、护目镜、面罩和尿布。我们在训练时就知道防护服在起飞过程中非常危险。必须非常小心、缓慢地取下它。这个过程也非常耗时。因此,在人力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尽最大努力不改变它,从而节省材料。

护士脸上的皱纹受访者提供照片

这个月,我每天都要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和口罩。最长的时间大约是10个小时,这让我感到胸闷气短。鼻梁和脸仍然无法适应面具带来的压力。皮肤经常被出血的痕迹划伤。虽然医院提供了水状胶体来防止皮肤绞痛,但当面具不适合戴在脸上时,我总觉得有点不安全,所以我只能痛苦地继续戴下去。

记者:为了抗击流行病,有必要剪头发吗?

张爽:剪头发是我自己的自愿行为。我来武汉后的第三天,我们的几个护士同事在宿舍一起给彼此理发。我的头发很长,在呆了十多年后,我可以长到腰部。这让我在穿防护服时感到不舒服,包括口罩、护目镜和帽子。太多的头发会到达帽子和脖子,有时断了的头发无法包裹住“用完”的防护服,这增加了感染的风险。同时,头发会长出来,每次都要花很长时间去洗,这也是浪费时间。因此,即使他们不愿意切割它,他们也必须为了安全和方便而切割它。

照片中的工作护士把被采访者的长发剪掉了

但是没有必要剪得太短,因为我发现用牛奶盒的手柄拉口罩的耳钩可以大大减轻拉耳朵的痛苦。如果女孩有一点头发绑在背后,它可以只是挂在带子上,使面具和脸更适合,效果会更好。

记者:那边的病人是如何治疗的?医务人员被感染了吗?

张爽:形势越来越好,从最初每个人的恐慌和焦虑到现在的有序局面。目前,我部已出院7组人,一组约6人,共约40人。越来越多的人被治愈出院。目前,我们还没有听说我们的医务人员受到任何感染。

记者:这段时间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张爽:我最大的感觉是我总是被周围的人所感动。无论是病人还是当地的医务人员,或者是酒店里的这些人都对我们很好。也有一些热心的市民总是向我们捐款。他们有面包、牛奶、方便面、周黑鸭和其他食物。他们都自己开车,放下东西然后离开。有些没有留下名字。还有很多人默默地做着很多感动我们的事情,送当地的惠山牛奶、大连瓦房店苹果、鞍山南果梨等等。

热心的市民信息图片采访者

记得有一次我在病房里给病人送食物时,一位阿姨对我说:“姑娘,等我好了,你可以让我看看你或者给我一张你的照片。我想看看我的救命恩人长什么样。”听了这话,我立刻觉得被堵在脸上的痛苦真的没什么。

重症组转来的病人图片应答者

说真的,不管我们有多累,每天一到医院,每个医务人员都会变得兴奋。几天前,重症监护室的一位战友终于告诉我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拔管并连续三天让病人脱机”。当他说这话时,他愉快的表情让我想起了他连续做了15分钟心肺复苏术来拯救一个病人的场景。当他下来时,他的整个防护服都湿透了。一个大男孩蹲在地上喘了很长时间的气,但是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说,“穿着这件衣服做心肺复苏真的有点累。”事实上,世界上有什么样的白衣天使?这只是一群年轻人向他们的前辈学习,然后用死亡来抢劫。

友情链接:
界涌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szfuquan.com.cn 技术支持:界涌北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