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涌北门户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和孩子谈生存与死亡:欧洲儿童博物馆如何处理争议性主题展览
来源:szfuquan.com.cn  阅读量:1325

2011年11月的一个寒冷的周日下午,一群热切的孩子们在博物馆协会的带领下,参观了奥地利国家艺术博物馆的历史和文化中心,参加了一个名为“春天的童话”的主题展览。当这位社会教师试图让5-7岁的孩子注意到荷兰画家彼得布鲁盖尔的冬季系列作品中的一幅描绘滑冰场景的画时,孩子们突然骚动起来。起初,他们盯着对面墙上的一幅画。这幅画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一个裸体受伤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躺在被雪覆盖的石头上;有三个和尚俯身在那个女人身上,另一个和尚在不远处帮助一个明显受伤的男人。孩子们完全被这幅不同寻常又有点令人震惊的照片吸引住了。然后,他们的问题来了,“这个女人死了吗?她怎么了?她为什么穿得这么不整洁?为什么雪里有血?这些人在干什么?”当社会教师试图回答孩子们的问题时,陪同的父母立刻变得焦虑起来。他们的激动打断了俱乐部老师回答孩子们接二连三的问题。父母敦促他们的孩子关注布鲁盖尔温和而平淡的油画。结果,孩子们的注意力被强行吸引回无害、温暖、和平的冬季场景。这样,对面的画给孩子们带来的好奇、焦虑和不安就被忽略了。为了避免引起家长的不满,社会教师没有回答孩子们的问题,也没有满足他们对未知的渴望。结果,“危险”的主题被成功地避免了,所谓的无害和儿童友好的内容被保留了下来。

这一集提出了以下有趣的问题:

为什么儿童博物馆的展览和其他博物馆的大多数社会教育项目总是避免“危险”的内容和复杂或棘手的话题?

当博物馆选择展览的主题时,首先想到的是:名儿童,他们的监护人和老师,还是展览的赞助商?

博物馆是否担心失去对涉及困难主题的展览的赞助?

当老师或家长选择不带他们的孩子去参观一个困难主题的展览时,博物馆会害怕失去观众吗?

1。为什么儿童博物馆回避有争议的话题?

看看世界各地的儿童博物馆,我们很少看到以展示黑暗面为主题的展览,例如,与损失、死亡、贫困、危险、恐惧和不安相关的主题。事实上,孩子们每天都面临这些问题。儿童博物馆通常选择不会冒犯任何人的展览主题,并与学校教科书相对应:关注科学、人文、艺术、日常生活和环境。这种选择在儿童博物馆和学校之间形成了一种牢固的纽带,并使儿童博物馆成为孩子们的课外学习场所。关注积极的话题和避免危险的话题实际上是博物馆对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一种妥协,他们不希望自己和孩子卷入任何有争议的展览。

然而,这些所谓的安全展览主题真的让孩子们感兴趣吗?它真的能激励他们思考并驱动他们的情绪吗?他们真的能激发他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吗?此外,当在安全主题的灌输下长大的孩子面对一个更具挑战性、竞争性和复杂性的世界时,他们能克服困难并很好地解决问题吗?与儿童主题展览相比,儿童书籍经常触及死亡、恐惧、孤独、羞耻甚至残忍等主题。故事中虚构的英雄通常以孤儿或单亲儿童的身份出现。例如,许多欧洲孩子的偶像长袜子皮皮就是这样一个英雄。母亲去世了,父亲经常出海,不在家。皮皮和一只小猴子和一匹小马单独生活。她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孩子,但她能在艰难的环境中舒适地生活。此外,在学校受到老师和同学不公平对待的哈利波特也是一个独自击退邪恶怪物和敌人的小英雄。在全部七部作品中,哈利波特自始至终都受到“死亡”的威胁。爱丽丝是另一个经典形象。在寻找仙境的旅途中,她经历了危险、恐惧和焦虑。所有这些儿童文学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点:个故事充满悬念。一个又一个悬念唤起了孩子们的遐想,唤起了他们的情感,刺激他们不断提问,并使他们跟随英雄的经历或摇头或微笑。这些故事为孩子们打开了神秘的大门,但最终他们总是把他们送回温暖的家。主角们都凭借自己的能力顽强地生存了下来。他们的故事给了孩子们承受各种痛苦和克服许多困难的信心。这些书很受孩子和父母的欢迎,也经常是学校里受欢迎的书。它们也成为许多成年人必读的故事。

那么,为什么儿童博物馆要避免风险,选择一个不相关的主题呢?为什么不举办更多主题复杂的展览,比如处理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教孩子们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为什么大多数儿童博物馆不敢尝试对健康、水资源、城市、市场和科学实验等传统主题进行新的诠释,而是热衷于创造一个看似平静却不真实的世界?

2,“逃离与生存”维也纳儿童博物馆试图举办一次有争议的主题展览

在儿童博物馆发展的历史上,只有少数先驱举办过几次以有争议的主题为主题的展览。20世纪70年代,波士顿儿童博物馆首次举办了两次关于儿童主题的有争议的展览。一个是“如果你做不到呢?”;另一个是主题展览,题为“结束:死亡和损失”。2003年,荷兰阿姆斯特丹热带青年博物馆向观众展示了“天堂及其伙伴”,这是一个关于伊朗伊斯兰文化的展览,这是一个自911恐怖袭击和伊朗战争以来很容易引爆的焦点话题。但是对于儿童博物馆来说,举办这样有争议的展览并不是主流。

欧洲的博物馆将比美国的博物馆获得更多的政府资助。这可能是欧洲博物馆环境相对宽松,能够举办敏感展览的原因。但是对于所有博物馆来说,观众的反应是衡量博物馆生存的关键。仔细观察欧洲儿童博物馆相对成功的展览,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模式的一些变化。在欧洲,越来越多的儿童博物馆现在倾向于举办内容复杂的展览。展览的主题涉及死亡、移民或全球化带来的战争。在以环境为主题的展览中,我们会发现一些非常尖锐的问题,比如水资源短缺或贫困的影响。孩子们通常喜欢这些展览,但是成年人,尤其是老师和家长,有不同的反应。游客的数量也会因国家而异。有争议内容的主题展览可能会在一个国家造成观众流失,但在其他国家,它可以吸引更多的观众,包括监护人和家长。柏林和维也纳的比较显示了这种差异。从2006年到2007年,奥地利维也纳儿童博物馆和非政府组织医师无国界协会联合举办了一次展览“逃离与生存”,重点是全球人口移徙(图1和图2)。无国界医生组织向60多个国家的危险人群提供紧急医疗援助。在展览期间,无国界医生组织派出工作人员与孩子们进行现场对话,向他们讲述他们的救援经历,并指导孩子们参观展览。正如展览的标题所示,“逃离与生存”并没有回避困难和复杂的问题。它讲述了全世界3500多万人因饥饿、战争和压迫而流离失所,失去家园和家庭,在寒冷和饥饿中挣扎求生的故事。尽管主题很重,展览也释放了一些积极的信息。孩子们了解了难民是如何被帮助和安置在难民营的。众所周知,难民营提供干净的水、食物和医疗服务,是一个安全的休息场所。在参观展览时,孩子们亲身体验了如何搭建帐篷和避难所,如何获得干净的水,如何分发食物,还了解了这些流离失所者面临的医疗和健康问题。孩子们不仅体会到了在狭小的空间里一起生活的滋味,也感受到了难民营里的人们是如何克服困难、艰苦生活的。

据维也纳儿童博物馆馆长伊丽莎白梅娜瑟说,展览最有趣的部分是如何避免展示对年轻观众造成伤害的内容,尤其是那些来自难民家庭的儿童。为此,梅娜瑟特地邀请了一位儿童心理学家参与展览的制作过程,并负责编写和编辑展览大纲。根据这位心理学家的建议,难民的现状被轻轻的忽略了。此外,文本避免任何暗示性的词语,如“想象……”因为这样的话会暗示难民的可怕困境,并使人们感到自己卷入其中。展出的照片和视频材料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博物馆工作人员也接受了无国界医生救援组织的培训。他们知道如何处理震惊或强烈刺激可能给孩子带来的焦虑。通过与许多专家的合作,难民的不幸经历以及他们从不同组织和个人那里得到的援助清楚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因为展览用积极的方式展示了难民不屈不挠的生存精神和难民营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这个原本沉重的主题并没有给观众带来太多的困惑和痛苦。同时,无国界医生救援人员的积极态度也为参观展览的儿童树立了一个好榜样(图3)。

观众对为期六个月的展览的整体反应非常积极。主题展览“逃离与生存”也吸引了许多从未到过这里的新游客。父母和孩子对展览的内容非常着迷。据梅娜瑟说,展览期间没有出现无法控制的情况。

尽管如此,观众并不热衷于维也纳儿童博物馆制作的所有有争议的展览。例如,“告诉我死亡是什么”在发布后就遭遇了访客数量的突然下降。显然,维也纳的老师和家长不愿意让我

然而,德国成年观众的表现是不一样的。2001年,主题展览“告诉我什么是死亡”在菲施儿童博物馆首次展出。菲舍尔儿童博物馆位于德国柏林的一个家庭文化中心,是一个专业组织,为6岁以上的儿童组织与社会相关的展览,主题复杂,经常引起强烈反响。“告诉我死亡是什么”向观众提出了以下问题:我们如何变老?死亡是什么样的?成长和衰老的秘密是什么?时间和衰老之间有什么关系?在展览中,孩子们体验了后世的来世,并探索了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是否面临死亡。他们还参观了埃及的金字塔,见到了地狱之神奥西里斯,品尝了一种根据古代秘方配制的饮料,以延长寿命,这让孩子们乐在其中。

在过去的10年里,这个展览已经成功地在德国的15个不同的城市以及奥地利的维也纳儿童博物馆展出。与维也纳观众的消极反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多数德国观众的积极反应。在分析德国观众接受该展览的原因时,菲施儿童博物馆馆长克劳迪娅洛伦茨(Claudia Lorenz)举了一个由学校组织的团体参观为例。学生们来之前,他们先邀请老师们参观。这不仅能倾听老师的感受,还能消除他们的担忧和烦恼。

3。如何为儿童设计复杂主题的展览?

Lorenz和Mei Na Searle都认为为儿童制作复杂主题的展览的困难在于避免信息分散和缺乏突出的中心思想的问题,同时使它们易于理解。设计师要对展览内容有一个合理的把握,信息要清晰准确,不要太简单或太混乱。同时,我们也应该对孩子的能力有信心,并正视他们强烈的好奇心。像所有的展览一样,儿童展览应该为成人观众服务。设计师应该让孩子的监护人相信,他们可以在复杂主题的展览中与孩子讨论问题并获得经验。此外,最好的展览会告诉他们该做什么。洛伦茨认为,展览设计是决定主题展览能否吸引儿童、消除他们的担忧和恐惧并让他们参与其中的主要因素。她建议使用诗意的方法来帮助孩子理解相对沉重的话题,并逐渐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改变策略的可能性。就像儿童文学一样,展览也应该创造一种诗意的氛围,不要让孩子感到过于焦虑,并能激发他们的好奇心。与主题相关的正面和负面内容的比例也应合理分配。更重要的是,展览必须提供希望和方向,以克服困难和解决问题,并避免消极绝望的产生。

洛伦茨和梅娜塞尔坚信儿童博物馆应该大胆地举办更具挑战性的主题展览,不仅让孩子们为复杂多变的世界做好准备,也培养他们的同情心和同理心。洛伦茨和梅娜塞尔也认为儿童博物馆应该加强与各方的合作,积极分享他们在制作有争议的主题展览方面的经验。最近,德国的菲施儿童博物馆、奥地利的维也纳儿童博物馆、奥地利格拉茨的弗里达和弗雷德儿童博物馆以及德国的新乌尔姆儿童博物馆正在联合制作一个题为“欢迎来到全球酒店”的展览。该展览以全球化对世界的积极和消极影响为主题,是2011年大都会人寿保险基金会和国际儿童博物馆协会的获奖作品“杰出成就实用奖”。除了分担举办展览的财务风险,博物馆之间的合作还将促进行业对话和分享宝贵的经验。

最后,当我再次参观奥地利国家艺术博物馆的历史文化中心时,我发现油画中的故事吸引了孩子们,也震惊了父母,这个故事有了一个很好的结局。法国画家路易斯伊尔森的作品《《圣高特哈尔德山上的僧侣》》讲述了一个被强盗袭击的家庭被慈悲的圣高尔特哈尔德修道院的僧侣拯救的故事。不幸的是,孩子们和父母没有听到整个故事。

-

友情链接:
界涌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szfuquan.com.cn 技术支持:界涌北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