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涌北门户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国企卢布尔雅那银行的两起诉讼
来源:szfuquan.com.cn  阅读量:640

法治周末2011.8.21我想分享

于亮

天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这两个判决是相同的,涉及相同的法律问题,即国有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欧洲人权法院制定了以下判例法:如果国有企业不独立于国家的组织和运作,其行为应被视为国家行为

卢布尔雅那银行是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一家国有企业。它参与了欧洲人权法院的两起诉讼,与法院斯特拉斯堡法院所在地法院所在地密不可分。由于国有企业的特殊地位,涉及卢布尔雅那银行的案件尤其引人注目。

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在中国,国有企业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样,在西方国家,国有企业也很常见。例如,法国雷诺汽车公司,德国铁路公司和荷兰赌场都是知名的国有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目前卢布尔雅那银行是根据斯洛文尼亚法律成立的股份制公司。它总部位于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它的前身可以追溯到前南斯拉夫时代。南斯拉夫解体后,新卢布尔雅那银行继承了旧银行的债务和债务。此后不久,斯洛文尼亚政府将银行国有化。该银行现由斯洛文尼亚政府机构继承基金控制。卢布尔雅那银行在克罗地亚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等邻国设有分支机构。

第一起案件源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卢布尔雅那银行拒绝存款人撤回前南斯拉夫境内外汇存款的请求。一些储户认为他们的财产权受到了侵犯。由于欧洲人权法院只审理了国家被指控的人权诉讼,因此存款人向斯洛文尼亚政府起诉欧洲人权法院,声称斯洛文尼亚政府侵犯了他们的财产权。

问题随之而来:拒绝兑现存款的银行是卢布尔雅那银行,而不是斯洛文尼亚政府。后者的责任是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人权法院试图通过判例法解释国有企业的国际法律地位。

2012年11月6日,欧洲人权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裁决,认为卢布尔雅那银行不享有独立于国家的完全组织和经营自由,因此国家应对其行为负责。

上述案例和法官的推理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国有企业的行为可以被视为国家的行为。

国家有四个标准:国家中“政府机构”的行为;行使政府要素的行为;国家指挥或控制下的行为;以及国家事后追求自身行为的行为。

在当今社会,各国普遍不将国有企业视为“政府机构”,因此,与国有企业行为归属关系最为密切的是“控制”标准。然而,什么是被控制的问题是,国际社会有不同的观点,很难形成一个客观统一的定义。在尼加拉瓜案件中,国际法院认为,一个群体的行为只有在被一个群体“有效控制”时才能被视为国家行为。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认为,一个国家对一个有组织团体的“全面控制”可以使该团体的行为被视为一个国家的行为。

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出,欧洲人权法院巧妙地避免了控制标准的量化问题,不纠缠于国有企业的国有股权,而是关注国有企业是否享有组织和经营自由。从这个角度来判断国有企业的行为是否可以被视为国家的行为。其实质是不仅要对索赔人承担举证责任,而且要对主张的国家承担一定的反认证责任,更有利于打破事实证明问题。

事实上,在前南斯拉夫解体之前和之后,斯洛文尼亚与前盟友围绕卢布尔雅那银行的债务和债务问题纠缠在一起。除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外,克罗地亚等国的储户也被卢布尔雅那银行拒绝付款。巧合的是,卢布尔雅那银行在克罗地亚也受到不公平对待,卢布尔雅那银行起诉欧洲人权法院的克罗地亚政府,导致本文探讨了另一起案件。

在第二起案件中,卢布尔雅那银行起诉克罗地亚政府,作为欧洲人权法院的受害者,声称克罗地亚司法部门拒绝执行其对当地糖业公司的索赔,从而侵犯了卢布尔雅那的享受。人权,如财产权和公平审判权。

然而,卢布尔雅那银行似乎总是不受欧洲人权法院的影响。 2015年6月4日,欧洲人权法院在卢布尔雅那银行诉克罗地亚案判决书中指出,国有企业不应起诉其他政府。在这个看似正常的程序问题背后,国有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存在深刻的问题。

规定欧洲人权法院可以接受任何个人,非政府组织或个人团体的诉讼。国有企业首先是法人。法人是否可以享有人权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包括它是否具有两个层面的实质性权利和程序权利。欧洲人权法院认为,法人等实体只有在可以提起诉讼的情况下才能被起诉为非政府组织。

欧洲人权法院进一步指出,虽然卢布尔雅那银行是一个独立的法律实体,但它不享有国家完全组织和运作的独立自由,因此应被视为政府组织,而不是非政府组织。政府组织。换句话说,只要一个组织被确定为“政府组织”,该组织就不得起诉欧洲人权法院的任何国家。欧洲人权法院最终认为此案不可受理。

“,”但似乎暗示由于涉及的国有企业不是独立于政府,因此应视为政府组织。

一般来说,这两个判决属于同一行,涉及相同的法律问题,即国有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欧洲人权法院制定了以下判例法:如果国有企业不独立于国家的组织和运作,其行为应被视为国家行为。

编辑:马荣荣

收集报告投诉

于亮

天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这两个判决是相同的,涉及相同的法律问题,即国有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欧洲人权法院制定了以下判例法:如果国有企业不独立于国家的组织和运作,其行为应被视为国家行为

卢布尔雅那银行是斯洛文尼亚共和国的一家国有企业。它参与了欧洲人权法院的两起诉讼,与法院斯特拉斯堡法院所在地法院所在地密不可分。由于国有企业的特殊地位,涉及卢布尔雅那银行的案件尤其引人注目。

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在中国,国有企业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样,在西方国家,国有企业也很常见。例如,法国雷诺汽车公司,德国铁路公司和荷兰赌场都是知名的国有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目前卢布尔雅那银行是根据斯洛文尼亚法律成立的股份制公司。它总部位于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它的前身可以追溯到前南斯拉夫时代。南斯拉夫解体后,新卢布尔雅那银行继承了旧银行的债务和债务。此后不久,斯洛文尼亚政府将银行国有化。该银行现由斯洛文尼亚政府机构继承基金控制。卢布尔雅那银行在克罗地亚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等邻国设有分支机构。

第一起案件源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卢布尔雅那银行拒绝存款人撤回前南斯拉夫境内外汇存款的请求。一些储户认为他们的财产权受到了侵犯。由于欧洲人权法院只审理了国家被指控的人权诉讼,因此存款人向斯洛文尼亚政府起诉欧洲人权法院,声称斯洛文尼亚政府侵犯了他们的财产权。

问题出现了:拒绝兑现存款的银行是卢布尔雅那银行,而不是斯洛文尼亚政府。后者的责任是什么?

在规定的情况下,欧洲人权法院试图通过判例法解释国有企业的国际法律地位。

2012年11月6日,欧洲人权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裁决,发现卢布尔雅那银行不享有独立于国家的全部组织和业务自由,因此国家应对其行为负责。

上述案例和法官的推理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国有企业的行为可以被视为国家的行为。

国家有四个标准:国家“政府机构”的行为;行使政府要素的行为;在一个国家的指挥或控制下的行为;以及国家在事后追求自己行为的行为。

在当今社会,国家一般不把国有企业视为“政府机构”。因此,与国有企业行为归属关系最为密切的是“控制”标准。但是,控制的问题是国际社会有不同的意见,很难形成客观统一的定义。在尼加拉瓜案中,国际法院认为,一个集团的行为只有在被集团“有效控制”时才能被视为国家行为。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认为,一个国家对有组织集团的“全面控制”可以使该集团的行为被视为一个国家的行为。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欧洲人权法院巧妙地避免了量化控制标准的问题,并没有纠缠于国有企业的股权,而是国有企业是否享有组织和运作自由。从视角来判断国有企业的行为是否可以视为国家的行为。其实质不仅在于对申诉人施加举证责任,而且还对所倡导的国家发挥了一定的反认证责任,更有利于打破事实证明问题。

事实上,在前南斯拉夫解体之前和之后,斯洛文尼亚与前盟友围绕卢布尔雅那银行的债务和债务问题纠缠在一起。除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外,克罗地亚等国的储户也被卢布尔雅那银行拒绝付款。巧合的是,卢布尔雅那银行在克罗地亚也受到不公平对待,卢布尔雅那银行起诉欧洲人权法院的克罗地亚政府,导致本文探讨了另一起案件。

在第二起案件中,卢布尔雅那银行起诉克罗地亚政府,作为欧洲人权法院的受害者,声称克罗地亚司法部门拒绝执行其对当地糖业公司的索赔,从而侵犯了卢布尔雅那的享受。人权,如财产权和公平审判权。

然而,卢布尔雅那银行似乎总是不受欧洲人权法院的影响。 2015年6月4日,欧洲人权法院在卢布尔雅那银行诉克罗地亚案判决书中指出,国有企业不应起诉其他政府。在这个看似正常的程序问题背后,国有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存在深刻的问题。

规定欧洲人权法院可以接受任何个人,非政府组织或个人团体的诉讼。国有企业首先是法人。法人是否可以享有人权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包括它是否具有两个层面的实质性权利和程序权利。欧洲人权法院认为,法人等实体只有在可以提起诉讼的情况下才能被起诉为非政府组织。

欧洲人权法院进一步指出,虽然卢布尔雅那银行是一个独立的法律实体,但它不享有国家完全组织和运作的独立自由,因此应被视为政府组织,而不是非政府组织。政府组织。换句话说,只要一个组织被确定为“政府组织”,该组织就不得起诉欧洲人权法院的任何国家。欧洲人权法院最终认为此案不可受理。

“,”但似乎暗示由于涉及的国有企业不是独立于政府,因此应视为政府组织。

一般来说,这两个判决属于同一行,涉及相同的法律问题,即国有企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欧洲人权法院制定了以下判例法:如果国有企业不独立于国家的组织和运作,其行为应被视为国家行为。

编辑:马荣荣

——

友情链接:
界涌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szfuquan.com.cn 技术支持:界涌北门户网 | 网站地图